要聞
首頁> 要聞 > 正文

影院復工喜憂之間

2020-07-26 08:21:39來源: 娛樂時間網

影院復工喜憂之間

影院員工阿揚再次打開更衣室的儲物箱,準備換上工作服開始檢票。這套他做過幾千次的動作,距離上一次,已經過去了半年多。“如果要給影院復工拍部電影,慢鏡頭就應該從我開門這個動作開始”,阿揚承認自己“腦子里很有些浪漫”,否則也不會在這家影院工作了三年。

影院停工的半年,這家私人影院的老板宣布所有基層員工待業。為了生計,阿揚從檢票員變成了快遞員。他告訴老板,等開門了隨時回來。

7月上旬,阿揚就聽到影院將要復工的消息。他高興,卻又一遍遍告訴自己“別高興得太早”。原來早在3月,他經歷過一次期待落空,那時也傳來復工消息,甚至四川等地已有影院復業,阿揚迫不及待地告訴身邊人,“我能回影院上班了!”隨后的緊急叫停冷卻了他的興奮,阿揚依舊只能邊送快遞邊等影院開門。

“我特意讓經理給排的首場檢票”,阿揚回憶起7月20日的首場放映,“那天到得早,換好衣服以后還一直做準備,總感覺有鏡頭在拍我”,他自稱有主角幻想,撕下第一位進場觀眾的影票時格外仔細,“就感覺,一切又回來了。”

和阿揚一樣,從7月20日開始,停擺了半年的影院行業,終于開始復蘇。

終于復工

“滿座”,7月20日下午三點,萬達影城天津河東萬達廣場店當天的6場影片,共339張票全部售罄。

雖然早在7月16日,國家電影局就發布了關于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條件下有序推進電影院恢復開放的通知,但各影院的開門時間,還要等屬地各市縣主管部門的具體安排。

清潔消毒、防疫檢查、備好影片硬盤與密鑰,是每家影院復工前需經歷的三關。

“清潔衛生不難,主要是花時間,耐心做”,阿揚工作的影院復工員工不多,面對半年沒有公開放映的影院,“一個人要負責一兩個廳,一個座位一個座位挨著打掃,老板也和我們一樣”。

16日的通知下發后,河東萬達影城也開始組織員工進行影院的清掃和消毒,19日中午,負責排片的喬經理接到天津市電影處通知,確定能在第二天開業。參加完復工會議后,他在當晚10點左右打開了影院的預售。

首日復映,究竟選擇哪幾部影片?各地影院的可選片單,除了電影局提供的首批復映片單,包括《大話西游之月光寶盒》《瘋狂動物城》等33部影片,還有定檔20日的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獲獎電影《第一次的離別》和紀錄片《璀璨薪火3D》。

喬經理的選擇,是復映片《一條狗的使命》和《夏洛特煩惱》。他認為,在自己手中硬盤和密鑰都準備好的影片里,這兩部是最合適的,“新片的號召力不一定比老片高,觀眾對豆瓣評分高的老影片熱情還是很高。如果我是顧客會選擇重溫經典影片,這看個人愛好”。

天津河東萬達首日影片售價9.9元,后上調為19.9元,當天下午的一段時間內,淘票票渠道價格顯示為34.8元。

7月17日下午5點就率先開啟網絡預售的四川省成都和平電影院,比萬達影院定價低很多,網絡售票每張僅售3.1元。影城方面表示,每張票的影城實際收入僅0.1元,共售出的165張票帶來實際收入16.5元,因為“有3塊錢是售票平臺收的服務費”。

能做到這樣的價格,原因之一是大部分復映影片的片方不分賬,加上免稅免專資(國家電影事業發展專項資金),原本只能實際收入近半票房的影院,現在幾乎能得到大部分的票房收入。

復映影片的檔期截止到8月31日,從這個時間節點看,國家有信心在一個月內逐步恢復新片的供應,成都和平電影院經理柏翮在接受采訪時解釋,簡單來說,復映影片是院線提供出來恢復市場的,至于影院選擇賣20元還是賣5元,那是營銷策略,他們選擇了1角錢而已。

定檔?不定檔?

除了用于恢復市場的復映影片,陸續定檔的新片更是影院復業的動力。定檔20日的影片《第一次的離別》,是首日上映的新片之一。

從收到復工消息,到最終決定7月20日上映,這中間大概用了30分鐘,《第一次的離別》出品人、總發行人吳飛躍回憶,“在這30分鐘時間里,我們跟整個產業鏈上相關的各個環節,從DCP(數字電影包)的制作、拷貝復制、快遞,再到中數的發行通知,都確認了一遍,確定大家能支持我們在7月20日之前把拷貝寄送到全國復工的影院手上后,我們就確定可以在7月20日上映。”

這是個緊急的決定。

影片如果確定上映,需要制作DCP硬盤后寄給各家影院,同時還需制作對應每臺放映機的密鑰,影院下載檢查后才能公開放映。

為了保證能及時把拷貝送到影院,吳飛躍說,公司臨時追加了一筆預算,和一家快遞達成了合作,“事實上,大家看到的那張加了確定日期的定檔海報,都是我們臨時抓住設計師說趕緊回來幫我們改一張海報,添加7月20日上映的信息上去。因為他當時人在外面,所以最后定檔海報姍姍來遲,完全來不及重新設計。”

雖然時間緊急,但吳飛躍認為,這個選擇是影片很重要的營銷宣傳,“這一次我們最重要的一個動作,可能就是將《第一次的離別》定檔在影院復業首日上映,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檔期,也許找不到更好的檔期。我們一直想找一個合適的機會上映,太熱門的檔期往往大片扎堆,留給我們的市場空間會極為有限;另外從更具體一些的宣發策略上來說,我們也希望找到和我們的影片主題‘離別’有一定關聯性的檔期,這樣有助于我們的整個宣發。”

作為第一部宣布定檔的影片,《第一次的離別》此舉被不少影院人視為“挺影院,夠意思”。7月24日,北京龍湖房山天街的耀萊成龍影城還在為明天的正式開業做最后的準備,其負責排片的影院經理表示,“準備把首場排給《第一次的離別》,他們的定檔還是挺給影院信心的,那我們也得支持上。”

不過雖然業內對此叫好,吳飛躍坦言,影院復業之初還是會面臨一些困難,“一方面是可能沒有足夠多的新片愿意第一時間上映。當然作為一個出品方,我們特別能理解有些片方(尤其是那些投資巨大的商業制作)的擔憂,如果走進影院的觀眾不夠多,這意味著巨大的票房風險;但另一方面,如果沒有足夠多有吸引力的優質新片上映,觀眾的觀影熱情又很難被迅速調動起來,要重建觀眾對影院的信心就需要更長的時間。”

隨著各地影院的復工,在《第一次的離別》之后,《蕎麥瘋長》《喋血戰士》等多部新片也陸續宣布定檔。

對成本不是特別高的影片來說,早定檔可能是更好的選擇。一位連鎖影院的排片經理告訴經濟觀察報,“越早上越能吃到開業紅利嘛,影院剛剛開門,觀眾的觀影熱情很高,就像《第一次的離別》,很多人第一天就會去支持一下”,但對于投入成本很高的商業大制作影片,他坦言“不會輕易上映的,其實數量也不多,就是《中國女排》(現改名為《奪冠》)《唐人街探案3》那幾部,前期投入都是很大的,現在上座率規定在30%以下,不用算都知道回不了本。”

2020年的奧斯卡獲獎影片之一的中國發行工作人員也透露,今年的奧斯卡影片大概率會在今年上映,但春節檔的7部影片尤其是頭部影片不排除延期至明年春節檔的可能。

觀望

和大制作影片一樣持觀望態度的,還有不少私人影院。不過有意思的是,影片是投入越大越謹慎定檔,而影院則相反,相比萬達、金逸、大地等第一批開門的連鎖影院,多家小型私人影院反而暫時沒有營業的準備。“影院這個行業很特殊,不像餐館和零售,一開門準備好貨品就能開賣賺錢。電影院播什么電影會決定有多少觀眾來看,可是播什么不是影院自己能決定的,得看片方安排。”文投國際影城天津店市場部負責人吳寅點破影院困局,前期觀眾不多,片方肯定不會定檔大制作,有號召力的影片不上映,觀眾又怎么會來?“不開門在虧錢,但現在開門肯定虧得更多,直接就死了”,河北一家還未營業的小影院投資人更加直接,“剛剛開門的階段誰開誰賠,那些連鎖大影城有任務也扛得起,像我們去扛,可能開門不到一周就徹底閉店了。”

做出暫不開業的決定,是因為很容易算清楚這筆賬。

不開業的半年里,這家沒有保留員工的影院主要成本是7萬元的月租金,加上維持運轉的水電費和機器折舊成本,每個月支出不到10萬元。“開業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交房租,交水電”,上述投資人計算了過去半年拖欠的費用,近50萬元,“沒開業的時候房東還能理解,一旦開門,沒有理由不交。”

同時,影院營業的前期收入可能還不夠人力成本。“現在要求最多開影廳數量一半,我們這種不到十個廳的小影院,每天算下來最多5、6場,上座率還不能高于30%,零食飲料也不能賣。而且現在還是復映片為主,連鎖大影城的價格也不貴,我們的價格優勢也沒有了,每天的收入只有票房,最多小幾千塊錢,還不夠把員工叫回來發工資的,而且一開門,水電費、保潔費都要翻幾倍”,這位投資人語氣無奈,“我們前期投入和這段時間的欠款已經300多萬了,所有參與的投資人都在四處借錢,現在真的沒有多的錢繼續往里砸。”

據他了解,不少小影城都是類似情況,“別家好幾個老板說今年都不會開門了。”

據工商數據顯示,截至發稿,今年注銷、吊銷的影院企業已達7997家,全國目前存續的數量為249793家。

“沒辦法,之后等上座率提高一點,管控放寬,更多有票房號召力的新片定檔以后我們才會考慮開門的”,上述投資人決定再等等看。

久違的尋常

在天津河東萬達影城的首映影片廳內,一位影城經理站在銀幕下,看著觀影的觀眾們。

“以前日復一日地干活,看這種場景都習慣了,只有真的失去了才知道有多珍貴”,他的臉上映出影片的光影,目光一會兒落在觀眾席中,一會兒扭頭看看銀幕。

和他一樣,觀看這場首映的一位觀眾走出影院,回味起剛才的影片仍“有些感動,因為影片內容,也因為太久沒看電影。果然電影還得在電影院看,不管是爛片還是佳片”,她之前保持觀影習慣,特意沒在網絡上觀看《婚姻故事》等影片,“肯定會上影院的,還是要留著在銀幕上看”。

在這家影院門口,有扛著機器來采訪首日復工的媒體,有穿著校服等待入場的男孩女孩,有一起喝奶茶的情侶,談合作的麥當勞工作人員,來詢問小時工機會的阿姨。

但在放映廳內,只有充足的冷氣,昏暗的空間,亮起的銀幕,和兩個小時內為每個人造的夢。

“太久沒有這種在黑暗影廳看電影的感覺了”,一個影迷群里,大家熱烈地交流著再次走進影院的感受,“當時只道是尋常”。

低風險地區的電影院恢復營業的同時,位于西北地區的烏魯木齊市連續多日出現新增病例和無癥狀感染病例,中高風險地區仍對疫情嚴防死守。

“事實上,中國局部地區出現小規模聚集性病例,是疫情防控常態化的特點之一,之前的北京也是如此”,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醫生在微博上討論關于烏市的疫情,“總之,想告訴大家的是,基于我國強大的防控體系,大家還是應該在不松懈的心理下繼續正常的生活。生活要繼續,吃好、玩好、睡好、防控好,這就是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做出的一份貢獻!”

就像2003年非典結束后,一場在北京市工人體育館舉辦的,由醫護人員“首都衛生隊”和外國友人“萬國群星隊”參與的紀念“抗非典”球賽,是人類在戰勝SARS疫情后,為紀念北京抗擊非典的勝利而舉行的比賽。很多人將這場球賽的意義視為非同尋常。

當影院銀幕漸漸亮起燈光,當生活逐漸恢復日常,這些“當時只道是尋常”的小事,一點點將人們帶回正軌。

頻道推薦

  • 重磅資訊
  • 獨家 紅人訪
  • 頭條
  • 要聞
  • 正在發生
韩国黄色片